燊枷

shēn jiā 性格古怪不足以形容。
内心戏比较多,做人比较从心。
谁伤害到他们,谁就是我敌人。

【御沢】KISSxKISS Ⅰ-Ⅱ(双职棒)

“还有一球!”

御幸叫了一个暂停,他快步走到泽村面前,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着泽村。

泽村在不久前才刚刚稳定自己在一队轮替投手的身份,虽然比在青道的时候成熟,但是这个笨蛋仍然与当年一样,在与教练的初次见面时便大声宣布自己未来会成为王牌,而赢下这场比赛是泽村证明自己的第一步。

棒球帽投下的阴影遮住了泽村的上半张脸,可御幸还是能看到那双一直注视着他和他的手套的眼睛里的坚定。

泽村抬起左手贴到御幸的右臂上,观众并没有看清楚过程,在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对这对投捕搭档都很陌生,他们用各种各样目光盯着他们,所以看到这个举动的时,有些心理阴暗的人还猜测他们会突然打起来。

御幸突然笑了,他放下自己的手套,然后拉下泽村的手套,低下头轻轻地吻在对方的嘴角。

泽村似乎过于专注,他好像没有意识到御幸在职棒比赛的投手丘上吻了他,也没有听到全场观众以及队友们和对手们整齐划一地倒吸了一口气的壮观场面。他只是沉默地看着御幸回到原位,裁判结束暂停,他根据御幸所给予的暗号投出他最棒的一球。

比赛结束。

胜利属于他们。

赛后采访的时候,记者果然提到了那一吻,虽然摄像机清楚地拍到那只是亲在了嘴角。御幸微笑着,跟往常没什么不同,他解释道:“我刚刚在给泽村施展魔法,这是我从森本前辈那里学到的。”他的嘴角弧度更大了,“看来成功了,可能以后还会做吧。感谢森本前辈。”

泽村坐在副驾上,终于后知后觉地变得满脸通红。

他没有质问御幸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一直一直相信着御幸。并且他也听了御幸的采访,不需要等他想起森本前辈是谁,记者就自己解说起了那段趣事,而泽村也想起了当时看那场比赛后御幸“和善”的笑容,突然不寒而栗。

“泽村,”一直在专注开车的御幸突然开口打破沉默,“实际上当时我只是想亲你。”他呼了一口气,“幸好突然想起森本前辈。”

泽村哈哈地笑起来:“我们是恋人啊。感谢森……森本前辈。”

“终于可以休息了。”

“御幸!”

TBC

感谢阅读,毕竟我本人文笔不太好,对人物性格的掌控我只能说我尽力了,但是ooc是没办法的。不知道最后两句对话有没有人get到什么意思。实际上在打字的时候我一边写一边和我妈吵架,希望在我情绪激动的时候还能把我原本想要传达的温暖表现出来,虽然文笔很渣。这篇脑洞的来源很复杂,具体的可以看这里,但是有剧透的可能性。Ⅱ之后的剧情遥遥无期,毕竟我的坑品……但是我有一个很喜欢的点还没写出来,希望能在某天分享出来。送给带我入钻A和御沢坑的骨子 @一锅有情怀的骨头汤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