燊枷

shēn jiā 性格古怪不足以形容。
内心戏比较多,做人比较从心。
谁伤害到他们,谁就是我敌人。

算是个置顶吧

长期混冷圈,产出量极其稀少,长期只在备忘录写脑洞,能发出来的也大部分是坑。
产出的多寡不代表对CP爱的程度,只代表对人物性格刻画的把握的信心,虽然还是非常OOC。
有比较严重的虚荣心以及逃避心理,外热内冷。貌似有比较严重的被无视体质。
不喜欢和别人撕逼,真的讨厌对方不会多bb,只会拉黑。拉黑别人真的没有太多理由,会很突然就拉黑,至今不清楚自己到底拉黑了多少人,预估是关注人数的数倍。

【山花】HUNGRY(白保险X勋外卖)

警告
R21,三观不正,傻逼脑洞,垃圾文笔,短小无力,强烈OOC

VEDIO

很喜欢《爸哪》,之前说过山太某次更新多少字就写多少。虽然拖延症异常严重,从连载中后期开始写,但是我争取在发货前写完了!

送给 @远山声渡 和 @静水流深 

最后不要脸地说一句,请给我蓝手红心。

如果不喜欢我的话,不要和我说,直接拉黑我吧。

【山花】鬼会做梦吗?(短打,完)

狄仁白x魏将军


魏将军从梦中惊醒,说来也是奇怪,明明鬼是不会做梦的,可魏将军还是做了梦,一个噩梦。但是当他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熟睡的狄仁白正躺在他身边,不由自主就觉得安心,似乎那些生人才有的冒冷汗之类的感觉真的是他的错觉。

狄仁白的眼睫毛微微地颤动了一下,似乎是被魏将军炽热的眼神看醒的,但是他没有睁开眼,而是用还有浓重的鼻音的嗓音问“怎么了?”

“小白……”魏将军懊恼自己吵醒了枕边人,但是就是抑制不住倾诉的欲望,在他生前他听说过一个说法,噩梦说出来就不会成真了,所以他只想快点说出来然后忘掉。”我梦见你被我害死了,你也变成了鬼,我……”

狄仁白似乎又要陷入梦乡了,他把手伸向魏将军,把对方搂向自己怀里。“什么害死,就是死了变成鬼我也是心甘情愿的,自己选择的。”


“小白……”

“嘘,继续睡吧。”狄仁白睁开眼,血色的双眸看向魏将军,左眼角下的泪痣更显得这双眼睛的妖异。

魏将军如坠冰窖,实际上他本身就是冰冷的,和如今搂着他的狄仁白一样冰冷,他并不因为对方的眸色害怕,因为他也有这么一对血眸。

“小白!”魏将军终于想起来了,那不是噩梦,狄仁白真的被他害死了,即使是极力控制自己,他还是不自觉地吸取了狄仁白的生气和精气,让对方的身体日渐虚弱。

“魏将军……”狄仁白气若游丝地附在他耳边说话,“我死了,别让鬼差带走我,白某是不会让你再丢下的。”

而今天便是狄仁白的头七,没有跟鬼差走的狄仁白,最终和他一样,成为了不受地府管制的野鬼,但魏将军不再是孤魂了,他的身边从此有一个狄仁白陪伴,直到两人魂飞魄散那天。

“魏将军,如果人死后还有魂魄的话,记得等我,等我来找你的时候当一对快活鬼。”这是当年魏将军头七时狄仁白所说的,他果然没有失诺。

END

群里突然聊到鬼的话题,迅速撸了一篇,不好吃也别打我。

虚荣心比较强,想要小红心

【御沢】KISSxKISS Ⅰ-Ⅱ(双职棒)

“还有一球!”

御幸叫了一个暂停,他快步走到泽村面前,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着泽村。

泽村在不久前才刚刚稳定自己在一队轮替投手的身份,虽然比在青道的时候成熟,但是这个笨蛋仍然与当年一样,在与教练的初次见面时便大声宣布自己未来会成为王牌,而赢下这场比赛是泽村证明自己的第一步。

棒球帽投下的阴影遮住了泽村的上半张脸,可御幸还是能看到那双一直注视着他和他的手套的眼睛里的坚定。

泽村抬起左手贴到御幸的右臂上,观众并没有看清楚过程,在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对这对投捕搭档都很陌生,他们用各种各样目光盯着他们,所以看到这个举动的时,有些心理阴暗的人还猜测他们会突然打起来。

御幸突然笑了,他放下自己的手套,然后拉下泽村的手套,低下头轻轻地吻在对方的嘴角。

泽村似乎过于专注,他好像没有意识到御幸在职棒比赛的投手丘上吻了他,也没有听到全场观众以及队友们和对手们整齐划一地倒吸了一口气的壮观场面。他只是沉默地看着御幸回到原位,裁判结束暂停,他根据御幸所给予的暗号投出他最棒的一球。

比赛结束。

胜利属于他们。

赛后采访的时候,记者果然提到了那一吻,虽然摄像机清楚地拍到那只是亲在了嘴角。御幸微笑着,跟往常没什么不同,他解释道:“我刚刚在给泽村施展魔法,这是我从森本前辈那里学到的。”他的嘴角弧度更大了,“看来成功了,可能以后还会做吧。感谢森本前辈。”

泽村坐在副驾上,终于后知后觉地变得满脸通红。

他没有质问御幸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一直一直相信着御幸。并且他也听了御幸的采访,不需要等他想起森本前辈是谁,记者就自己解说起了那段趣事,而泽村也想起了当时看那场比赛后御幸“和善”的笑容,突然不寒而栗。

“泽村,”一直在专注开车的御幸突然开口打破沉默,“实际上当时我只是想亲你。”他呼了一口气,“幸好突然想起森本前辈。”

泽村哈哈地笑起来:“我们是恋人啊。感谢森……森本前辈。”

“终于可以休息了。”

“御幸!”

TBC

感谢阅读,毕竟我本人文笔不太好,对人物性格的掌控我只能说我尽力了,但是ooc是没办法的。不知道最后两句对话有没有人get到什么意思。实际上在打字的时候我一边写一边和我妈吵架,希望在我情绪激动的时候还能把我原本想要传达的温暖表现出来,虽然文笔很渣。这篇脑洞的来源很复杂,具体的可以看这里,但是有剧透的可能性。Ⅱ之后的剧情遥遥无期,毕竟我的坑品……但是我有一个很喜欢的点还没写出来,希望能在某天分享出来。送给带我入钻A和御沢坑的骨子 @一锅有情怀的骨头汤 

今天开始补大振,只看了6集就被A3打败了!我的感想是“我屮艸芔茻,这对投捕的感情是开了火箭吗?!”然后想起御沢,突然悲从心来_(:з」∠)_然后我又想起了前几天翻御泽tag的时候看到 @AnyYann 提起“在三次元的甲子园,真的有捕手会去亲吻投手的”,然后我就想搜一下有没有,最后搜到了一个起码十年前也就是08年甚至时间更前的新闻,并且连锁性地开了一个脑洞。前3P就是新闻的配图,因为找不到原始新闻的来源,所以我就直接把报道贴上来了,以下是新闻原文。(P4那张图我会在下面解释)



上周六第二场比赛 八局下半,宇治山田商2死三垒 智辩再度陷入危机之时,捕手森本祥太给投手林孝至当着所有人的面献上深情一吻。这一幕切切实实地发生在上周六的万众瞩目的甲子园直播上 
根据朝日新闻的报道,森本介绍说,这是自己缓解投手林孝至紧张情绪的“魔咒”,而且屡试不爽。早在去年秋天的近畿大会准准决赛上,林孝至作为救援投手登场,当时森本就试验过,结果林在剩下的7局中果然不失一分! 
周六的比赛中 山商先驰得点并且始终压制住了智辩的打线,直到8局上半 智辩才好不容易追回一分 8局下半 获得森本满怀爱意的一吻后的林孝至捂脸露出羞涩笑容,魔咒威力果然巨大,林立马三振下一个打者 三OUT化解危机。



P4的是我上一年看到的日本男排的新闻,因为时间很近,很容易就能找到多篇报道,所以我就不贴上来了,可以搜一下关键词“日本男排 赛场接吻”,或者点这个链接也行。


 最后我又想起了我在各类竞技运动比赛里最喜欢的一个非比赛环节“Kiss Cam”。就是现场大屏幕对准观众席上的球迷时,一般相邻而坐的两人便会相互亲吻,是比赛之余的观众互动游戏,热度非凡(←大部分引用了百科相关词条)虽然很多人都说Kiss Cam来自于NBA,但我查资料时也有人说最早的Kiss Cam来源于美国职棒。但无论Kiss Cam来源于哪个比赛,只要现在的棒球比赛有KIss Cam就行了。


 

文房具太棒了!说不出话了我!

把大部分负面情绪还有各种废话的lo都转移到小号了,大号还是开开心心的吧

【梗】强制·爱2.0(脑洞!爽过就算了,ooc,bug多)

虽然是强制,但是重点是【爱】!


普通的,咔强制久:咔突然发现自己很需要久,但是久就是个纯直男,喜欢咔却只是同伴朋友意义上的喜欢,所以接受不了咔,最后被咔强制xx。


我喜欢的,超长的,久强制咔,不接受逆cp!:
咔跟久的关系逐渐变好,但是进度也只是接近普通朋友而已,还没有爆豪派阀那样能玩在一起。但是久已经在长期累月的追逐中对咔产生了扭曲的爱意。因为平时的久三观太正了,在这方面的扭曲完全没有人发现,其他人只是微妙地觉得久对咔太过关注了。
某次英雄活动,咔中了药(对,不是长年背锅的奇怪个性),并没有迅速发作,久之前就听到了犯人说明那个药物的作用,他不想让咔在其他人面前出现丑态,并且这个药的解决方式真的很简单,来一发,或者打一剂解药。
然后久就说他两幼驯染,回家顺路,自己带咔就回去就好,并且说那个药等咔自己醒来后解决就行了,其他人不用担心。
一开始久是真的跟他自己说的那样想的,但是等久把咔送回家后,咔狠狠地咬了久一口,然后无意识地蹭久,就觉得自己有点把持不住。但是因为他知道咔是不能接受自己在人下,他也接受不了自己把咔的尊严打碎的做法,所以很主动地自己骑了上去。
咔清醒了之后表示对久真的没有任何兴趣,他虽然觉得有点抱歉,但是他也记得是久自己骑上来的,两个人都不用对对方负什么责任,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就行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久竟然录像了!录像了不是个问题,问题是久把录像只截了一部分出来,全程静音,从动作来看,像是咔强迫久。
咔虽然不太顾忌自己的名声,但是他也不想要出这种恶名,并且是跟自己的本意无关的恶名。
在久拿着录像的威胁之下,咔半推半就跟久继续发生关系,并且因为久的身体素质不错,在这方面奇怪地放得开,两个人玩了很多奇怪的play。
咔跟久发生了很多次关系之后,开始沉迷于久的肉体,他迷惑于自己对久有没有感情,却又没有跟久摊牌离开。
久本来就是个三观很正的孩子,跟咔的这种事一开始就是冲动之下产生的意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还是不齿的。
而且他在想,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束缚了咔。
所以自己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拿着完整的录像原件去找咔,对咔说你把它炸掉吧,这件事就这样结束吧。
看着咔把录像炸掉之后,久就想离开了,奢求跟咔回到以前普通同学的那种关系。
但是咔在看到久拿出录像的那一刻就明白了自己的想法早就变了。他对久是真的日久生情(双关),即使当初没有发生这种意外,可能某天他也会把这份感情变质的。
因为当初久自己主动骑上咔的时候,咔其实有清醒过的,当时的他没有把久炸开,其实就是一种默认。连他接受久当初哭得一脸鼻涕泪的所谓威胁,也只不过是咔对自己放纵的借口。


【清多】Allure(Alpha!兵藤清春xBeta!富士田多多良)

 @一锅有情怀的骨头汤 嘤,人家就因为你说不能拉灯卡了。

自己看了一下,迷之别扭。

还没写完_(:з」∠)_赤城的戏份迷之多……
1
“体检报告出了?”赤城贺寿突然出现在富士田多多良的背后,伸长了脖子去看多多良手上的体检单。
“嗯,我果然是个Beta呢。”多多良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不过如果是个Alpha的话,体力会更好吧。”
赤城贺寿撇了撇协嘴,显然不认同:“Alpha也有不利的地方啊。每次比赛前无论是不是发情期都要打抑制剂,打完之后总觉得有点不舒服。不像是Beta,能一直有个比较稳定的状态。”他挠了挠头,旁若无人陷入了抓狂,“啊啊啊啊啊,真子这么可爱!以后一定是个Omega!一想到以后有哪个臭Alpha被真子带到我面前就不爽!”
富士田多多良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想远离貌似失去理智的赤城贺寿,却被对方突然抓住了肩膀,额头抵着额头。 “你不会对真子有什么想法吧!”赤城贺寿面目狰狞地看着富士田多多良,似乎只要富士田多多良答会就要撕碎他。
“呃——”富士田多多良觉得这场景好像出现过,他护住了自己的脖子,小心地回答道“真子是令我尊敬的舞者。即使她分化成Omega,我也只是觉得这对于女舞者所需要的柔软性来说是一件好事。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想法了。”
赤城贺寿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放开了富士田多多良后就抽走了对方良手上的体检单,迅速扫了一眼。“喂,你竟然还营养不良!虽然舞者要保持一个良好的体形,但是营养不良的话也会对体力有影响的。特别是我们现在在发育期,以后长不高可是要吃大亏。怪不得你那么小只。”
富士田多多良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舒了一口气,然后扯回自己的体检单,细心叠好后放进书包里,抬起头问赤城贺寿:“今天你要去小笠原吗?”赤城贺寿挑起眉毛,一脸“你没毛病吧”看着富士田多多良:“你忘了小笠原这两天在装修吗?而且你最近不是都在兵藤那边吗?”
富士田多多良僵了一下,继续收拾着书包。赤城再次贴近了多多良:“你最近是不是在躲兵藤啊。”
多多良眼神躲闪了一下:“没有!我只是突然忘了。”
赤城没有深究,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多多良的说法,他单手提起书包甩到了背上,转身向后挥了挥手:“我先走了。”
2
“最近几天总觉得身体有点重,但是量过却没有发烧,好奇怪啊……”多多良一边做着热身运动,一边想着。
今天不是兵藤社交舞蹈教室营业的日子,员工们都不在。即使是难得的休假,空旷的舞蹈室也不该只剩下两个人,兵藤清春和富士田多多良。
原因却要是因为兵藤万里纱老师临时有事要外出不能指导,而且今天除了富士田多多良之外,绯山千夏被甲本明拉出去逛街了,提前说好了今天来不了,钉宫的家里人外出了他今天要看着两个弟弟,他不来的话井户川一个人练也没什么用,所以直接申请把上课时间换了,花冈雫的家里也有点事今天就不来了。最后兵藤万里纱只能拜托兵藤青春像是假期集训的时候那样,让兵藤清春给予富士田多多良指导。
多多良侧身压腿:“说起来……兵藤同学早就分化了吧……一定是Alpha吧。”
“……”兵藤清春沉默地做完一轮对镜练习后才缓缓开口“嗯,我和雫都是Alpha。”
富士田多多良猛地转向清春,震惊地瞪大双眼:“诶诶诶诶诶!花岗同学也是Alpha吗!”还不等兵藤清春回应,多多良就自己碎碎念回答了自己:“说得也是,花冈同学那么厉害,是个Alpha也很正常。”
富士田多多良热身结束,他站起身摆好了姿势,数着节拍,准备从兵藤清春播的曲子的下一小节开始他今天的第一轮对镜练习。
富士田多多良结束了又一轮的对镜练习,汗如雨下,似乎用毛巾擦也永远擦不完。他剧烈地喘息着,只有等呼吸平稳了他才能去补充身体流失的水分。
富士田多多良一边弯下身准备放下水瓶,一边想着“今天的练习量跟平时一样,怎么累得这么快……”然后毫无预兆地摔倒在地。
在不远处做伸展练习的兵藤清春听到响声后立刻转过身,“富士田!”他小跑了几步单膝跪在地上,轻柔地托起了多多良的上半身,“你的脸好红,你发烧了?”
富士田多多良挣扎着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什么力气,浑身发烫。“我出门之前才量过温度,应该没有吧。”
“那你先去我房里躺躺吧。”兵藤清春把富士田多多良的一条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好让多多良借力慢慢站起来。
富士田多多良的脸上浮起了红晕,不过本来就烧得通红,并没有被看出:“兵藤同学,麻烦到你真的不好意思。”
4
TBC 卡文了_(:з」∠)_

声明,关于【一八在老九门正剧外的各种糖整理】

不是我删了……而是lof整我,我尝试重新发也不行,还是仅自己可见,怎么编辑都发不出来。只能移步论坛了:http://huyajiuwo.com/thread-86-1-1.html

幸好还能发个声明

吐出来了!喜大普奔!http://acediakarry.lofter.com/post/255af1_c2dadfc

这条也不删了,就等着以防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