燊枷

shēn jiā 性格古怪不足以形容。
内心戏比较多,做人比较从心。
谁伤害到他们,谁就是我敌人。

【山花】HUNGRY(白保险X勋外卖)

警告
R21,三观不正,傻逼脑洞,垃圾文笔,短小无力,强烈OOC

VEDIO

很喜欢《爸哪》,之前说过山太某次更新多少字就写多少。虽然拖延症异常严重,从连载中后期开始写,但是我争取在发货前写完了!

送给 @远山声渡 和 @静水流深 

最后不要脸地说一句,请给我蓝手红心。

如果不喜欢我的话,不要和我说,直接拉黑我吧。

半夜发疯,疯狂想日男主!

RPS有毒!

搞各种RPS搞得走火入魔!

沉迷取关不可自拔

最近又在疯狂清除关注的人……傻了

【山花】鬼会做梦吗?(短打,完)

狄仁白x魏将军


魏将军从梦中惊醒,说来也是奇怪,明明鬼是不会做梦的,可魏将军还是做了梦,一个噩梦。但是当他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熟睡的狄仁白正躺在他身边,不由自主就觉得安心,似乎那些生人才有的冒冷汗之类的感觉真的是他的错觉。

狄仁白的眼睫毛微微地颤动了一下,似乎是被魏将军炽热的眼神看醒的,但是他没有睁开眼,而是用还有浓重的鼻音的嗓音问“怎么了?”

“小白……”魏将军懊恼自己吵醒了枕边人,但是就是抑制不住倾诉的欲望,在他生前他听说过一个说法,噩梦说出来就不会成真了,所以他只想快点说出来然后忘掉。”我梦见你被我害死了,你也变成了鬼,我……”

狄仁白似乎又要陷入梦乡了,他把手伸向魏将军,把对方搂向自己怀里。“什么害死,就是死了变成鬼我也是心甘情愿的,自己选择的。”


“小白……”

“嘘,继续睡吧。”狄仁白睁开眼,血色的双眸看向魏将军,左眼角下的泪痣更显得这双眼睛的妖异。

魏将军如坠冰窖,实际上他本身就是冰冷的,和如今搂着他的狄仁白一样冰冷,他并不因为对方的眸色害怕,因为他也有这么一对血眸。

“小白!”魏将军终于想起来了,那不是噩梦,狄仁白真的被他害死了,即使是极力控制自己,他还是不自觉地吸取了狄仁白的生气和精气,让对方的身体日渐虚弱。

“魏将军……”狄仁白气若游丝地附在他耳边说话,“我死了,别让鬼差带走我,白某是不会让你再丢下的。”

而今天便是狄仁白的头七,没有跟鬼差走的狄仁白,最终和他一样,成为了不受地府管制的野鬼,但魏将军不再是孤魂了,他的身边从此有一个狄仁白陪伴,直到两人魂飞魄散那天。

“魏将军,如果人死后还有魂魄的话,记得等我,等我来找你的时候当一对快活鬼。”这是当年魏将军头七时狄仁白所说的,他果然没有失诺。

END

群里突然聊到鬼的话题,迅速撸了一篇,不好吃也别打我。

虚荣心比较强,想要小红心

起点直男啧啧啧

没想到在男频里,继无女主,单女主,多女主这几个选项后,多了一个搞基的选择……活久见啊

【御沢】KISSxKISS Ⅰ-Ⅱ(双职棒)

“还有一球!”

御幸叫了一个暂停,他快步走到泽村面前,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着泽村。

泽村在不久前才刚刚稳定自己在一队轮替投手的身份,虽然比在青道的时候成熟,但是这个笨蛋仍然与当年一样,在与教练的初次见面时便大声宣布自己未来会成为王牌,而赢下这场比赛是泽村证明自己的第一步。

棒球帽投下的阴影遮住了泽村的上半张脸,可御幸还是能看到那双一直注视着他和他的手套的眼睛里的坚定。

泽村抬起左手贴到御幸的右臂上,观众并没有看清楚过程,在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对这对投捕搭档都很陌生,他们用各种各样目光盯着他们,所以看到这个举动的时,有些心理阴暗的人还猜测他们会突然打起来。

御幸突然笑了,他放下自己的手套,然后拉下泽村的手套,低下头轻轻地吻在对方的嘴角。

泽村似乎过于专注,他好像没有意识到御幸在职棒比赛的投手丘上吻了他,也没有听到全场观众以及队友们和对手们整齐划一地倒吸了一口气的壮观场面。他只是沉默地看着御幸回到原位,裁判结束暂停,他根据御幸所给予的暗号投出他最棒的一球。

比赛结束。

胜利属于他们。

赛后采访的时候,记者果然提到了那一吻,虽然摄像机清楚地拍到那只是亲在了嘴角。御幸微笑着,跟往常没什么不同,他解释道:“我刚刚在给泽村施展魔法,这是我从森本前辈那里学到的。”他的嘴角弧度更大了,“看来成功了,可能以后还会做吧。感谢森本前辈。”

泽村坐在副驾上,终于后知后觉地变得满脸通红。

他没有质问御幸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一直一直相信着御幸。并且他也听了御幸的采访,不需要等他想起森本前辈是谁,记者就自己解说起了那段趣事,而泽村也想起了当时看那场比赛后御幸“和善”的笑容,突然不寒而栗。

“泽村,”一直在专注开车的御幸突然开口打破沉默,“实际上当时我只是想亲你。”他呼了一口气,“幸好突然想起森本前辈。”

泽村哈哈地笑起来:“我们是恋人啊。感谢森……森本前辈。”

“终于可以休息了。”

“御幸!”

TBC

感谢阅读,毕竟我本人文笔不太好,对人物性格的掌控我只能说我尽力了,但是ooc是没办法的。不知道最后两句对话有没有人get到什么意思。实际上在打字的时候我一边写一边和我妈吵架,希望在我情绪激动的时候还能把我原本想要传达的温暖表现出来,虽然文笔很渣。这篇脑洞的来源很复杂,具体的可以看这里,但是有剧透的可能性。Ⅱ之后的剧情遥遥无期,毕竟我的坑品……但是我有一个很喜欢的点还没写出来,希望能在某天分享出来。送给带我入钻A和御沢坑的骨子 @一锅有情怀的骨头汤 

今天开始补大振,只看了6集就被A3打败了!我的感想是“我屮艸芔茻,这对投捕的感情是开了火箭吗?!”然后想起御沢,突然悲从心来_(:з」∠)_然后我又想起了前几天翻御泽tag的时候看到 @AnyYann 提起“在三次元的甲子园,真的有捕手会去亲吻投手的”,然后我就想搜一下有没有,最后搜到了一个起码十年前也就是08年甚至时间更前的新闻,并且连锁性地开了一个脑洞。前3P就是新闻的配图,因为找不到原始新闻的来源,所以我就直接把报道贴上来了,以下是新闻原文。(P4那张图我会在下面解释)

上周六第二场比赛 八局下半,宇治山田商2死三垒 智辩再度陷入危机之时,捕手森本祥太给投手林孝至当着所有人的面献上深情一吻。这一幕切切实实地发生在上周六的万众瞩目的甲子园直播上 
根据朝日新闻的报道,森本介绍说,这是自己缓解投手林孝至紧张情绪的“魔咒”,而且屡试不爽。早在去年秋天的近畿大会准准决赛上,林孝至作为救援投手登场,当时森本就试验过,结果林在剩下的7局中果然不失一分! 
周六的比赛中 山商先驰得点并且始终压制住了智辩的打线,直到8局上半 智辩才好不容易追回一分 8局下半 获得森本满怀爱意的一吻后的林孝至捂脸露出羞涩笑容,魔咒威力果然巨大,林立马三振下一个打者 三OUT化解危机。

P4的是我上一年看到的日本男排的新闻,因为时间很近,很容易就能找到多篇报道,所以我就不贴上来了,可以搜一下关键词“日本男排 赛场接吻”,或者点这个链接也行。

 最后我又想起了我在各类竞技运动比赛里最喜欢的一个非比赛环节“Kiss Cam”。就是现场大屏幕对准观众席上的球迷时,一般相邻而坐的两人便会相互亲吻,是比赛之余的观众互动游戏,热度非凡(←大部分引用了百科相关词条)虽然很多人都说Kiss Cam来自于NBA,但我查资料时也有人说最早的Kiss Cam来源于美国职棒。但无论Kiss Cam来源于哪个比赛,只要现在的棒球比赛有KIss Cam就行了。